首页索赔计算举证指引索赔指导交通肇事罪法规及案例律师支招庭审现场找交通律师关于我们  
农民工也能按城镇标准获得赔偿 交通事故中,十级伤残能赔多少钱? 你会找律师吗? 怎样获得更高的交通事故赔偿款? 你的交通事故赔偿款少了吗? 你的交通事故赔偿款,算对了吗? 先打官司,后收费 同样伤情,怎样让伤残等级更高? 赔偿款真的可以:想什么时候拿,就什么时候拿! 拿到赔偿款,只需两次签字 律师决定赔偿款高低? 不花一分钱,同样能请专业律师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和构成要件——周庆安诉王家元、李淑荣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1-06-21 21:40:15 来源:成都交通事故律师网 浏览:6461
内容提要:漆红秀律师—全成都最值得信赖的交通事故律师

    【核心问题】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是什么?   

【核心观点】

    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适用多元化的归责原则,分不同的情形分别适用过错责任原则、过错推定原则和无过错责任原则。

案情介绍

原告(反诉被告):周庆安。   

被告(反诉原告):王家元。   

被告(反诉原告):李淑荣。   

法院认定以下事实:道路交通事故中的死者王倩是被告王家元、李淑荣的女儿。道路交通事故现场的路面为双向四机动车道,中心以双黄线隔离,总宽23.2米。2001年1月8日13时许,下雪,案外人柳振海驾驶案外人卞迎秋所有的苏CB4193号半拖挂汽车,沿苏239线由西向东行驶至80公里+700米处时,发现由南向北横过公路的骑车人王倩,立即采取向左打方向并刹车的避让措施。因有雪路滑和车速高,苏CB4193号的车头越过公路中心线,车尾向右甩尾侧滑。苏CB4193号的车头越过公路中心线后,与相向而行由原告周庆安驾驶的苏CM4743号大货车发生碰撞,致周庆安受伤,两汽车不同程度损坏;车尾向右侧滑时,又将王倩连人带车撞倒,造成王倩当场死亡。铜山县交通巡警大队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此次事故中,苏CB4193号汽车驾驶员柳振海在雪天路滑的情况下超速行驶,发现险情时采取的避让措施不当,致使车辆侧滑后发生事故,违反了《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6条关于驾驶车辆必须右侧通行、第36条第三项关于机动车遇有风、雨、雪、雾天能见度在三十米以内时最高时速不准超过二十公里的规定,应负事故主要责任;死者王倩在横过公路时对车辆观察避让不够,违反了《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7条第一款关于车辆、行人必须各行其道。借道通行的车辆或行人,应当让在其本道内行驶的车辆或行人优先通行的规定,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苏CM4743号汽车驾驶员周庆安正常驾驶,对事故不负责任。

    事发后,经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铜山公司对苏CM4743号货车定损,确认损失数额为26900元。原告周庆安受伤后,在铜山县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救治30天,自行负担医疗费3439.20元。案外人柳振海以及苏CB4193号汽车的车主卞迎秋已经向王倩的亲属赔偿损失4.3万元,给周庆安赔偿损失2.8万元。

    2001年5月8日,原告周庆安以自己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却损失惨重,王倩对此次事故负次要责任,其遗产继承人应按王倩分担的责任给予赔偿为由,诉至法院。

    以上事实,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道路交通事故赔偿调解终结书》、车辆产权证、户籍证以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这些证据经庭审质证、认证,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反诉原告王家元、李淑荣主张反诉被告周庆安超速行驶,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为此出示了证人陈兴广、周贵民的证言。周庆安对陈兴广、周贵民证言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因陈兴广、周贵民没有到庭,无法质证,故对这两个证人证言不予采信。

  一审裁判结果   

    铜山县人民法院认为:在此次道路交通事故中,被告王家元、李淑荣的女儿王倩死亡,原告周庆安身体受伤、车辆损坏,事实清楚。对此次事故,案外人柳振海负主要责任,已经由其本人和苏CB4193号车主卞迎秋赔偿了全部损失的80%。死者王倩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但至今没有对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却遭受损失的周庆安给付任何赔偿。公民的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对周庆安的损失,应由王倩的遗产继承人王家元、李淑荣承担20%的赔偿责任。王家元、李淑荣反诉主张周庆安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据此,铜山县人民法院于2001年7月25日判决:一、被告王家元、李淑荣于本判决生效后l0日内,在其继承王倩遗产的范围内给原告周庆安赔偿总损失34570.30元的20%计6914.06元。二被告互负连带清偿责任;二、驳回原告周庆安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反诉原告王家元、李淑荣的诉讼请求。

    第一审宣判后,被告王家元、李淑荣不服,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l.处理办法第44条规定,只有非机动车、行人一方故意造成自身伤害的才能免除无过错的机动车一方应当分担的l0%赔偿责任。目前无证据证明王倩是故意自伤,因此,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让被上诉人承担10%经济损失的反诉请求,于法无据,是错误的。2.被上诉人主张的损失中,误工费和车辆修复期问的营运损失是重复计算的。一审判决在此基础上,判令上诉人给被上诉人赔偿6914.06元的经济损失,是错误的。请求撤销原判,重新改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承担10%的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周庆安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维持原判。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

    二审裁判结果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现在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有两个:l.上诉人王家元、李淑荣是否应当为死者王倩承担20%的事故赔偿责任?2.处理办法第44条的规定对本案是否适用?被上诉人周庆安应否分担王家元、李淑荣一方的l0%经济损失?要正确解决这两个问题,必须对本案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进行全面分析。   

本案所涉道路交通事故,实际是由连环发生的两起事故组成,两起事故分别造成两个损害结果。解决本案纠纷,首先应当根据损害结果查明造成损害的原因,然后才能分析每个当事人应负的责任。两个损害结果分别为:上诉人王家元、李淑荣的女儿王倩死亡、所骑自行车被毁坏和被上诉人周庆安遭受的车毁人伤。王倩死亡、所骑自行车被毁坏,是因王倩违规横过公路,案外人柳振海在超速行驶的情况下采取的避让措施不当造成的。这是一起交通肇事。对这起交通肇事的责任,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机关认定由柳振海负主要责任,王倩负次要责任。而周庆安遭受的车毁人伤,是因柳振海在企图避让横过公路的王倩时,不顾有雪路滑和对面来车的现场实际情况,大幅度向左打方向,使超速行驶的机动车越过公路中心线造成的。这是一起紧急避险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9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如果危险是由自然原因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或者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因紧急避险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在这起紧急避险事故中,险情虽然是由违规横过公路的王倩引起,但在宽阔的路面上,王倩的违规行为,不会迫使柳振海只能采取两车相撞的办法去避险导致两车相撞的根本原因,是柳振海超速驾驶和采取的紧急避险措施不当。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机关认定周庆安是正常驾驶,对事故不负责任,那么紧急避险事故的责任,自然应当由柳振海全部负担,与王倩无关。周庆安起诉请求由王家元、李淑荣为死者王倩承担20%的事故赔偿责任,理由不能成立。

    另外,王倩死亡时不满十四周岁,本人尚需父母抚养,没有任何个人财产可供其承担民事责任,也未留下任何遗产可供其父母继承。案外人柳振海以及苏CB4193号汽车车主卞迎秋给付上诉人王家元、李淑荣的4.3万元,是根据处理办法第36条的规定给付的丧葬费和死亡补偿费。丧葬费,是依死者亲属实际支出的费用计算的;死亡补偿费,是对死者亲属的经济补偿和精神抚慰。这两项费用,都不是死者的遗产。一审判决王家元、李淑荣在继承王倩遗产的范围内向周庆安赔偿6914.06元,没有事实根据,是错判,应当纠正。

    处理办法第44条的规定,是指机动车在造成非机动车、行人一方人员死亡或者重伤的交通事故中,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情况。本案既有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肇事,也有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的紧急避险事故。造成非机动车一方人员死亡的,是交通肇事中案外人所有的机动车,且肇事机动车一方已对自己的过错承担了责任。被上诉人周庆安是紧急避险事故的受害方,没有参与交通肇事,与交通肇事中非机动车一方人员的死亡无关,不属于处理办法第44条规定所指的情况,因此该条规定对本案并不适用。上诉人王家元、李淑荣上诉主张周庆安应分担l0%的赔偿责任,理由不能成立。据此,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l53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于2001年l2月20日判决:一、维持一审民事判决的第二、三项;二、撤销一审民事判决第一项;三、驳回周庆安要求王家元、李淑荣作为王倩的继承人赔偿其损失的诉讼请求。

    法理分析  

    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概述

    机动车交通事故由机动车和交通事故两个概念组合而成,从语义上分析就是与机动车相关的交通事故或机动车引发的交通事故。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ll9条的界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从“交通事故”的概念中可以看出它还包括“道路”的限定。同样根据该法第ll9条的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可见,机动车交通事故是指机动车在道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根据上述对“机动车”、‘‘道路,,和“交通事故”的界定,可以得出机动车交通事故的概念,即所谓机动车交通事故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在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由机动车交通事故引发的责任就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也有学者称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并将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分为广义的和狭义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广义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是指由于上述道路交通事故而发生的法律责任,这种法律责任包括三种:一是道路交通肇事人的刑事责任;二是道路交通事故肇事人的行政责任;三是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狭义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是指由于道路交通事故而发生的责任人对受害人应当承担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即道路交通事故发生之后,造成了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事故责任人对受害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应当承担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该种观点认为,道路交通事故,是指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员、行人、乘车人以及其他在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以及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上,进行交通活动的人员,因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和其他道路交通管理法规、规章的行为,过失或者故意造成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我们认为,这种称谓和《侵权责任法》所称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实际上并无差别,因为从该种对道路交通事故的界定来看,二者的基本要素是相同的,都包括“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三个构成要素。

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   

(一)比较法观察

    在国外,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也有不同的做法。有采纳无过失责任原则的,有采过错责任原则的,也有采纳多元归责原则的。

    德国是最早通过制定特别法规定无过失责任原则的国家。也有称为“危险责任”的,危险责任也是其法理根据。“和其他危险责任的规定一样,《道路交通法》第7条第l款中的车主责任也是基于一个基本的观点,即因自己的利益创设了一个危险根源的人,应当对由此而可能产生的损害承担责任。《道路交通法》第7条针对所有交通运行的危险提供保护,而无论危险是如何变为损害现实的。这一规定的中心作用就是尽可能地为参与交通的人提供广泛的保护。”②德国1952年制定了《道路交通法》,于2007年修订,其中第7条规定:“如果机动车辆或者由其牵引的拖车在其运行时,致他人死亡或者侵害他人身体、健康或者损害某物时,那么该机动车辆的所有人对因此而发生的损害对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如果该事故是因不可抗力所导致的,那么可排除其赔偿责任。”不过,德国法规定,实行无过失责任原则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是限额赔偿,不得超过法律规定的限额。另外,葡萄牙在机动车交通事故中,也采取无过失责任原则,为危险责任。

    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191条第二款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是存有争议的,有人认为是无过失责任原则,有人认为是中间责任(过失推定),可以通过举证责任倒置免责。

    在美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是过错责任原则。理由是,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汽车并不被认为是危险的交通工具,它已经受到完全的控制。不过,在美国实际生活中,汽车事故通过交通事故保险解决,除非能证明是受害人自身的原因所致,否则,保险公司要承担赔偿责任。英国关于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一直适用普通法侵权责任原则。损害赔偿责任的成立,必须以所有人或驾驶人一方有过错为要件,属于过错责任原则。

    意大利采用多元化的归责原则。根据《意大利民法典》第2054条的规定,在一般的道路交通事故中,实行无过失责任原则,在机动车相撞造成的损害中,实行过错推定原则。

    (二)我国的立法

    我国现行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归责原则的规定是《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该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问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问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

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该条的理解,学界的争议很大。

    有学者认为,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经历了以下五个发展时期:过错责任时期、无过错责任时期、过错推定时期、以无过错责任原则为主的多重归责原则时期、以过错推定原则为主的多重归责原则时期。该种观点,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进而指出:修订后的第76条,将机动车造成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者行人人身损害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确定为过错推定原则,其他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原则。①也有学者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既不能简单地一概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也不能一概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或严格责任原则,而应该确立一个归责原则体系,对于不同情况下的责任承担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只有这样才最有利于对受害人的保护,同时也不至于课加给加害人过重的责任。具体而言: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无过错责任;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对受害人抢救费用的先行垫付适用无过错责任;机动车之问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适用过错责任;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的道路交通事故适用无过错责任或严格责任。②也有学者认为,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问发生交通事故,主要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同时,机动车一方还要承担一部分无过错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

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这是机动车在没有过错的情况下,也要承担小部分赔偿责任的规定。就此部分而言,机动车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①也有学者认为究竟采纳何种归责原则须看请求权人所依据的请求权基础而定。从现实情况看,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请求权人可以依据不同的法律规定提出自己的诉求。其所依据的法律规定不同,形成的归责也就不尽相同。如以《民法通则》危险作业为依据提出赔偿的,一旦法院认定所用运输工具属于高速运输工具,就可以依无过错责任归责;而如果这类纠纷不以机动车作为运输工具或发生在机动车之间,就可以过错责任归责。②

    我们认为,首先,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实行的是多元化的归责原则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其次,对于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归责原则实行的是过错责任原则这一点也是没有问题的。这是因为:“对机动车一方造成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者行人人身损害的交通事故,实行过错推定原则,是为了改善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者行人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中的不利地位,使其能够在举证责任上处于优势地位,更容易证明侵权责任构成而获得更多的赔偿机会,保障自己受到损害的权利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济。在机动车相互之间,都是机动车一方,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相互损害,没有必要实行过错推定原则,由于双方都是具有较高的道路交通素质的机动车驾驶人,能够证明对方的过错,因此,实行过错责任原则是完全正确的。”③有争议的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归责原则。我们认为,机动车在道路上运行是一种高度危险作业,应该与本法第九章第69条的危险责任的一彀规定(无过错责任)相一致,并且机动车一方的无过错责任并不因其责任比例的大小而改变性质,按照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机动车一方即使完全没有过错,也要承担l0%以下的责任,而这个责任就来源于无过错原则。无论是过错推定原则还是无过错原则,所关注的。“过错”均仅是机动车一方的过错,而受害人一方的过错则无论是采取何种归责原则,都是应纳入责任分配的考虑范围中的,如果受害人一方存在过失,则应相应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这是过失相抵原则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中的运用。无过错原则与过失相抵原则之间并不存在冲突,因为无过错责任是指在法律有规定的情况下不考虑行为人一方的过失,绝不是也不考虑受害人一方的过失;过失相抵并不是将受害人的过失与行为人的过失相抵,而是在确定具体损害赔偿数额时,直接将受害人一方的过失抵除部分损害赔偿,而与行为人的过错无关。因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分别不同的情形分别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和无过错责任原则。

    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构成要件

    (一)须是机动车在道路上运行发生事故

    这个要件需要具备以下几个要素:一是机动车;二是道路;三是交通事故;四是运行中。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据此,一般的依靠人力、畜力牵动的移动装置不是这里的机动车。台湾称为“动力车辆”,所谓动力车辆是指以引擎发动、运转之车辆,且必须是“非轨道行驶”之车辆,汽车、巴士、机车及电动三轮车均属之。至于火车、电车、捷运之电联车等系轨道行驶之动力车辆,以及脚踏车、脚踏三轮车非动力车辆非属此观念。而挖土机、堆高机等等工程用车虽符合条件,为其使用之目的为工程,并非运输,自立法意旨以观,显非本条规定所得适用。“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据此,在地面上借助于铁轨运行发生的事故就不符合这里的“道路”的要件。在非道路上发生的事故也不属于交通事故,适用一般民事侵权的规定。“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所谓的“运行中”是指机动车在发挥其功能的过程中,如果不是在发挥其功能的过程中致人损害,也不能适用该特殊侵权规定=如在车展中由于展台倒塌致使观众受到人身损害,此时车辆就不在运行中,应该适用一般侵权规定或者其他特殊侵权规定,而不能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规定。又如,车辆停靠在路边自燃导致健人损害的也不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规定。

    (二)须造成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

    这里的损害包括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人身伤亡包括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等受到损害,财产损失包括积极的财产损失和消极的财产损失。具体的计算标准适用一般侵权的人身损害、财产损害的计算标准。另外,在计算损害时需要注意的是,“损害不但为一事实上的概念,存在客观上的真实性与不利性,亦存在价值上的判断,并非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所有损害可予以赔偿,对于反射损害多数情况下不予赔偿,仅在少数情况下可以获得赔偿。微额损害为人类共同生活所不可避免,而且其发生颇为频繁,因此不能获得赔偿。”

    (三)须机动车交通事故与损害间具有因果关系

    这里的因果关系是指机动车交通事故与损害之间的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中因果关系的判断有条件说、必要因果关系说、相当因果关系说、法规目的说等,在我国多采必然因果关系说和相当因果关系说。因果关系的判断不仅是个事实问题,其中还蕴含着价值判断。

    四、对本案的评析

    本案的复杂性体现在涉及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紧急避险,处理本案的关键在于分清本案的法律关系。由于本案发生在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之前,故依据现行法处理本案的结果也许会有不同。

    (一)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成立

    认定是否构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关键在于是否符合其构成要件。就本案而言,此次事故中,苏CB4193号汽车驾驶员柳振海在雪天路滑的情况下超速行驶,发现险情时采取的避让措施不当,致使车辆侧滑后发生事故,违反了《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6条关于驾驶车辆必须右侧通行、第36条第三项关于机动车遇有风、雨、雪、雾天能见度在三十米以内时最高时速不准超过二十公里的规定,应负事故主要责任;死者王倩在横过公路时对车辆观察避让不够,违反了《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7条第一款关于“车辆、行人必须各行其道。借道通行的车辆或行人,应当让在其本道内行驶的车辆或行人优先通行”的规定,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苏CM4743号汽车驾驶员周庆安正常驾驶,对事故不负责任。故本案中构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是没有问题的,加害人是苏CB4193号汽车驾驶员柳振海,受害人是王倩以及周庆安。根据现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法院也会得出基本类似的结果。

    (二)关于紧急避险以及法律后果

    在上述案件中法院认定受害人王倩应该承担20%的责任。那么王倩作为引起险情的人是否应该为周庆安的损害承担责任呢?问题的关键在于理清紧急避险中的法律关系。《侵权责任法》第3l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责任。如果危险是由自然原因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责任或者给予适当补偿。紧急避险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责任。”在本案中,法院认为:“险情虽然是由违规横过公路的王倩引起,但在宽阔的路面上,王倩的违规行为,不会迫使柳振海只能采取两车相撞的办法去避险。导致两车相撞的根本原因,是柳振海超速驾驶和采取的紧急避险措施不当。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机关认定周庆安是正常驾驶,对事故不负责任,那么紧急避险事故的责任,自然应当由柳振海全部负担,与王倩无关。周庆安起诉请求由王家元、李淑荣为死者王倩承担20%的事故赔偿责任,理由不能成立。”显然是从因果关系的角度考察王倩是否对周庆安的损害具有客观联系性。我们认为,在本案中,作为引起险情发生的人,王倩的违规行为与周庆安所受的损害是否具有因果关系是值得探讨的。根据《侵权责任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柳振海的车辆与周庆安的车辆之间发生事故属于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的交通事故,应该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承担侵权责任,这是正确的。

 

最近更新
交通事故车险不赔的几种情形
交通事故保险理赔四大注意事项
车祸导致工伤如何索赔
因交通事故发生的工伤,可以要求赔偿哪些项
交通事故赔偿项目及其证据材料之交通费
交通事故赔偿项目及其证据材料之护理费用
交通事故赔偿项目及其证据材料之误工费
交通事故赔偿项目及其证据材料之医疗费
交通事故纠纷案件的主体
【交通事故】事故财产直接损失费赔偿标准
有关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的法律实务介绍
关于确定交通事故精神损害赔偿需考虑的因素
道路交通事故与非道路交通事故的区别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适用原则

点击排行
民事诉讼流程图
交通事故处理流程图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流程图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方式之三诉讼——准备起诉
交通事故的处理方式及处理流程
伤残鉴定流程图
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示意图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方式之三诉讼——诉讼时效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方式之三诉讼——选择管辖
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金总额速算表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的作用和基本原则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和构成要件—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方式之一协商/ 私了
机动车辆死亡事故理赔流程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方式之二调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 在线QQ:18080022000
蜀ICP备10202606号-4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www.cd122.com.